>综合新闻>航运动态

东方海外终改姓“中远海” 双班轮品牌运作开启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 时间:2018年8月10日

历时一年时间,中远海控已完成收购东方海外多数股权,成为后者控股股东。尽管尚有未尽事宜,但随着新高管团队的亮相,意味着“中远海运集运”和“东方海外”双班轮品牌运作的开启。

 

 

 

72716:00是中远海控(601919.SH;01919.HK)联合上港集团(600018.SH)要约收购东方海外国际(00316.HK,东方海外)的截止日期,意味着这是拥有东方海外股权的股东向两家要约收购企业出售股权的最后截止日期。

此前的724日,东方海外发布公告称,中远海控已收购其超过50%股权,成为东方海外的控股股东,即东方海外成为中远海运集团旗下企业。

那么,截止72716:00,中远海控和上港集团究竟收购了东方海外多少比例的股权呢?

根据中远海控727日晚间的公告,截至7 2716:00(即接纳要约最后时间),要约收购已就 61593743股东方海外股份收到有效的要约接纳,占截至公告发布之日东方海外已发行股本约 98.43%。根据中远海控和上港集团此前的要约,中远海控持有553985207 股东方海外股份,占东方海外已发行股本约 88.53%;上港集团则持有 61953536 股东方海外股份,占东方海外已发行股本约 9.9%

显然,要约收购受到绝大部分东方海外前股东们的接纳。在完成收购东方海外多数股权之后,意味着东方海外与中远海运集运一起成为中远海控旗下的双班轮品牌。

新高管亮相

同样在727日,中远海控召开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会议对中远海控的高管团队进行了调整。中远海控原副总经理马建华、邱晋广,原财务总监邓黄君,因工作岗位变动辞任。会议同时宣布中远海控新的高管团队:陈翔、姚尔欣、朱建东、伍绍裘、萧启豪和陈帅任公司副总经理,张铭文担任公司总会计师(其职责范围与原财务总监相同)。而此前担任中远海控总经理一职的王海民职务未变。

纵观上述高管名单,除了王海民、陈翔、朱建东、陈帅和张铭文5位来自中远海运集团的人士之外,引人注目的当属姚尔欣、伍绍裘和萧启豪3位来自东方海外的人士。姚尔欣自 2010 1月开始被委任为东方海外旗下的核心企业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董事,并自 2013 1 月起任企业策划及企业行政部门主管。伍绍裘自 20108月开始被委任为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董事,并自20127月起出任航线部门主管。萧启豪自 2006 11月被委任为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资讯总裁及董事,并自2002 1起出任 CargoSmart(Hong Kong)Limited 行政总裁。CargoSmart即货讯通,是东方海外旗下亦是业内知名的IT解决方案品牌。货迅通提供全球船运管理软件方案,利用多来源的大数据和云计算平台帮助发货人、收货人、物流服务供应商、无船承运人和海运承运人优化供应链规划和提高货运准时率。

以上3位来自东方海外高管的职责似乎也表明未来中远海运集运与东方海外之间主要的协同方向,即联合采购、航线整合和IT系统协同。

双品牌运作

按照此前发布的信息,在收购完成后,中远海控将同时控股管理中远海运集运和东方海外两家班轮公司。两家企业保持原有的运营模式和管理渠道不变,“中远海运集运”和“东方海外”两个班轮品牌将继续独立运营,协同发展。两家企业面对客户的销售和客户服务体系维持不变,以确保客户服务的延续性。

在双班轮品牌战略下,两家企业在市场策略上独立运作。两家企业在日常充分沟通交流的基础上,将结合自身商业战略和各自服务产品特点,独立进行最终的定价决策,并维持各自的报价和运价审批体系,提单样式、条款、签单地点等均不发生变化。

航线方面,两家企业所在的海洋联盟和两家企业的航线产品已于此前对外发布,挂港、班期、舱位等并不因收购而发生变化。两家企业将根据市场情况和客户需求,不断完善各自的航线网络和服务产品。

合约方面,两家企业将继续履行现有承诺和合同,已签订的合约将继续沿用,并确保客户服务的延续性。未来两家企业以各自的产品与服务、各自的销售渠道、各自的销售政策,由各自的销售团队面向客户,开展推广和销售工作,各自与客户签署合约。

在双班轮品牌战略下,两家企业的管理模式、航线服务、报价体系、舱位操作模式、销售体系、订舱渠道、提单样式、财务体系、信息系统、船队和箱队等均保持独立。但收购完成后的协同效应又体现在何处呢?中远海控表示,预计将在航线网络和运力布局优化、供应商相关成本优化、集装箱箱队整合、收益管理能力提升、运营标准化和低成本化等方面为企业的集装箱及码头等业务带来明显的协同效应。此前有分析认为,双方的协同效应现值约为26.94亿美元。而一旦东方海外良好的运营和管理在中远海控得以推广后,基于规模效应计算,中远海控自身的业绩也会大幅增长。

尚有未尽事宜

尽管在股权上,中远海控已经成功收购多数股权,但在抵达收购完成的彼岸之前,尚有两件未尽事宜。

首先是出售美国长滩港集装箱码头。此前据路透社报道,在中远海控收购东方海外的过程中,长滩港集装箱码头在国家安全审查中引起了美国政府的担忧。中远海控、东方海外于76日与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签订《国家安全协议》,承诺向无关联的第三方出售东方海外持有及运营位于美国的长滩港集装箱码头的实体,并在出售完成前将长滩港集装箱码头的实体由以东方海外为受益人的美国信托托管。76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发出信函,表示基于《国家安全协议》的签署,CFIUS 已确定目前本次要约收购不存在未解决的美国国家安全事宜。而目前长滩港集装箱码头的买家是谁、何时完成出售尚待公布。

其次是为确保东方海外上市地位,需要完成出售部分股权。由于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东方海外股份的公众持股量百分比跌至低于 15%,中远海控已申请自7 309:00 暂停东方海外于香港联合交易所交易其股份,以待恢复东方海外股份的公众持股量。而暂停交易时间相信不会维持太长时间,此前中远海控已经达成相应的股权转让协议。

此前76日,中远海控发布公告称,为确保在要约收购完成后,东方海外的上市地位得以维持,中远海控全资子公司Faulkner GlobalCrest Apex、融实国际和PSD Investco3家机构达成约13.53%的股权转让协议。上述转让完成后,东方海外股份的公众持股量将恢复至至少25%。据悉,股权转让协议预计将于8 17 日前后完成。

 

分享到:
主办:上海海事大学 中国海洋运输情报网 备案编号:沪ICP备05051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