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船市行情

7大央企“合力”打包处置2000亿“弃船存货”

来源:国际船舶网 时间:2019年4月19日

在南北船重组有序推进的同时,海工装备领域也在加快行业资源重整。作为国内海工装备资产整合平台,一家由7大央企合资组建的海工资产管理公司已在今年年初注册成立,目的是帮助中国海工行业处理至少2000亿元的海工装备领域弃船存货,为国有船企卸下历史包袱,轻装上阵。

7大央企合资成立海工资产整合平台

 

为了帮助中国船厂解决大量无法交付的钻井平台,今年年初,国务院国资委成立了一家单一目的公司——北京国海海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专门为解决行业内债务问题以及产能过剩问题的海工装备资产整合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国海海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2019124日成立,注册资本20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资产管理、投资管理、项目投资、财务咨询、经济贸易咨询、技术咨询、计算机系统服务。

国海海工的成立与国资委“推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管控模式改革,进一步打造市场化运作专业平台,在国有经济战略性重组和布局结构优化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工作思路相互吻合。

据国际船舶网了解,国海海工由七家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其中,中国海油全资子公司中海石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北京诚通科创投资有限公司各持有25%股份。中国船舶工业集团、中国船舶重工集团、中远海运重工和招商局轮船的全资子公司分别持有10%股份,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中交股份)持有剩余10%股份。

据了解,北京城通科创投资有限公司是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诚通)的全资子公司,而中国诚通是国资委监管的大型企业集团,总资产近900亿元。中国诚通是国资委首批中央企业建设规范董事会企业、服务中央企业布局结构调整和战略重组的重要资产经营平台。

 

消息人士称,国海海工将接管其中一些闲置钻井平台的所有权,主要是自升式钻井平台,以避免因债务、维护成本和银行贷款而产生的财务问题。国海海工已经开始了事实调查,要求船厂登记它们的钻井平台资产详情,以便决定出售或寻找钻井平台租约的策略。

中国船厂海工装备“存货”高达2000多亿元

数据统计显示,经历了金融危机等多重经济因素冲击后,2018年国内尚未消化掉的海工装备存货,达到了两千多亿元。

中国的海工船厂主要是国有船企,绝大多数的钻井平台由7家船厂建造,这7家船厂分别是中集来福士、振华重工、启东中远海运海工、上海外高桥造船、招商局工业、大船海工和南通中远海运重工。这7家船厂也是2015年入围工信部首批海工白名单的7家企业。

 

目前,中国船厂闲置的海上钻井平台数量大约有80座,这些钻井平台大多是在2014年之前下单订造的。在市场繁荣时期,海外钻井平台公司纷纷涌入中国,订造了100余座钻井平台。然而,这之中仅有不到四分之一最终完成交付,大部分钻井平台至今弃置在船厂、无法获得钻井合同,船厂不得不自费建造这些钻井平台。

与同样以建造钻井平台为主的新加坡船厂相比,中国的海工船厂很难通过大幅折扣出售闲置的钻井平台,因为这种行为可能会因为廉价出售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因此,船厂必须依赖政府来寻求解决方案。

在过去几年里,中国海工船厂尝试了许多方法来处理这些闲置钻井平台。2016年,7家海工白名单船厂发起成立了中国海工联盟,希望在钻井平台的营销中发挥出协同作用。这些船厂提出的一个方案是,用新建钻井平台取代中石化、中海油船队中的老旧钻井平台。不过,这些方案最终都没有实现。

为了尽快处理闲置钻井平台,包括外高桥造船在内的一些船厂已经与钻井承包商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提供自己的钻井平台,以赢得海上钻井合同。还有一些船厂选择成立自己的租赁公司,尝试为这些钻井平台寻找租约。

超过50座闲置自升式钻井平台难以出售

 

据了解,中国海工船厂闲置的钻井平台以自升式钻井平台为主。挪威海上钻井经纪和咨询公司Bassoe Offshore的数据显示,截止去年年底,中国船厂自升式钻井平台手持订单量共计53座,其中招商局工业的在建自升式钻井平台数量最多,共计11座;其次是外高桥造船,共计10座;大船集团有9座闲置的自升式钻井平台;中集来福士5座;大连中远海运重工、山船重工、振华重工、渤海装备辽河重工有限公司(CPLEC)各有4座;启东中远海运重工、青岛武船、太原重工和扬子江船业各有1座。

不过,熟悉海工市场的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自升式钻井平台需求开始逐渐回升,目前对于中国海工船厂而言,闲置平台的出售可能变得更加容易。

该人士对国际船舶网表示,首先在去年新加坡船厂陆续出售大部分自升式钻井平台之后,中国实际上控制了自升式钻井平台市场的供应。因此,如果船东希望购买新建自升式钻井平台,它们事实上也只能选择中国船厂。

另外,中国还拥有强大的融资体系,允许船厂以合理的价格水平销售钻井平台,并提供优于市场的融资。这使得买方的实际成本降低,同时仍然为船厂保持更好的销售价格。同时,近期中国船厂的商业战略也变得更加务实和协作,愿意寻找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今年2月,招商局工业刚刚与迪拜钻井公司Shelf Drilling签署了2+2GustoMSC CJ46型自升式钻井平台出售协议,成功处理了最多4库存自升式钻井平台。招商局工业作为控股股东的钻井平台装备制造商TSC集团也已经更名转型,成为钻井平台船东,作为招商局工业旗下海工资产管理和处置平台,收购招商局工业的库存平台。

不过,各家企业单打独斗显然远远不及政府“包办”,对于海工装备资产平台下一步的资产整合着力点,有业内人士建言,可以先从帮助领域内企业分离财务开始,帮助企业卸下财务包袱,与此同时,再进一步进行领域内行业内的整合协调,尽早消化掉历史遗留的过剩产能。在降低企业风险的同时,推动和协调产业健康发展。

分享到:
主办:上海海事大学 中国海洋运输情报网 备案编号:沪ICP备05051501号